古船 张炜著 你在高原 九月寓言作者 世界华语小说百年百强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文学畅销书籍 长篇小说 作家出版社旗舰店 华语,你在,获得者,长篇小说,寓言 决战双II 中国稀土
品牌专卖

古船 张炜著 你在高原 九月寓言作者 世界华语小说百年百强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文学畅销书籍 长篇小说 作家出版社旗舰店

古船 张炜著 你在高原 九月寓言作者 世界华语小说百年百强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文学畅销书籍 长篇小说 作家出版社旗舰店

古船 张炜著 你在高原 九月寓言作者 世界华语小说百年百强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文学畅销书籍 长篇小说 作家出版社旗舰店

收藏:
累计评价:2
2已售
29.00
古船 张炜著 你在高原 九月寓言作者 世界华语小说百年百强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文学畅销书籍 长篇小说 作家出版社旗舰店标签
  • 华语,你在,获得者,长篇小说,寓言
  • 出版时间/2016年8月/2016年7月/2015年9月/2015年8月/2015年7月/2015年6月/2015年5月/2015年4月/2015年3月/2015年2月/2015年1月/2014年/2013年/2012年/2009年/2011年/名家作品/蔡骏/贾平凹/莫言/乔斯坦·贾德/温瑞安/席慕容/严歌苓/杨红樱/余华/余秋雨/张炜/获奖作品/茅盾文学奖/诺贝尔文学奖/鲁迅文学奖/文学小说/侦探悬疑推理/历史小说/官场小说/武侠小说/名家小说/都市情感/长篇小说/短篇小说/作品集/纪实文学小说/政治小说/散文随笔/诗词诗歌集/儿童文学/家庭教育/传记文学/报告文学/世界名著/外国文学/心灵励志/青春文学/历史文学/哲学文学/组合套装
古船 张炜著 你在高原 九月寓言作者 世界华语小说百年百强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文学畅销书籍 长篇小说 作家出版社旗舰店相关推荐
  • 古船 张炜著 你在高原 九月寓言作者 世界华语小说百年百强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文学畅销书籍 长篇小说 作家出版社旗舰店详情
  • 品牌:
  • 栏目:出版时间/2016年8月/2016年7月/2015年9月/2015年8月/2015年7月/2015年6月/2015年5月/2015年4月/2015年3月/2015年2月/2015年1月/2014年/2013年/2012年/2009年/2011年/名家作品/蔡骏/贾平凹/莫言/乔斯坦·贾德/温瑞安/席慕容/严歌苓/杨红樱/余华/余秋雨/张炜/获奖作品/茅盾文学奖/诺贝尔文学奖/鲁迅文学奖/文学小说/侦探悬疑推理/历史小说/官场小说/武侠小说/名家小说/都市情感/长篇小说/短篇小说/作品集/纪实文学小说/政治小说/散文随笔/诗词诗歌集/儿童文学/家庭教育/传记文学/报告文学/世界名著/外国文学/心灵励志/青春文学/历史文学/哲学文学/组合套装
  • 品牌:
  • 价格:29.00
  • 参数:产品名称:古船||是否是套装: 否||书名: 古船||定价: 29.00元||出版社名称: 作家出版社||出版时间: 2013年8月||作者: 张炜||作者地区: 中国大陆||书名: 古船||ISBN编号: 9787506369749||
  • 卖点:百年百部优秀中国文学图书历史悲惨荒诞
  • 新奇特: 决战双II
  • 货号:diy
  •  

     

     书名: 古船(张炜长篇小说年编)  定价:  29元
     ISBN: 9787506369749  出版时间:  2013年8月
     作者: 张炜  装帧:  平装
     开本: 16开  页码:  331页

     

    编辑荐语:《古船》是20世纪中国文学最重要的作品之一,也是张炜最重要的作品。如果你只想选择读张炜的一本书,就读《古船》吧。

    刘再复(著名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原所长):
    《古船》提供了我国现代小说中少有的别一种思路,别一种内涵。这种思路与内涵的意义在哪里?当我领悟得愈来愈深的时候, 我的内心隐隐地产生了激动,甚至惊讶一个才刚满三十岁的年轻作家,竟会展开这种独特的思维,他的人间爱竟会这么深沉?中国人民的精神悲剧,人类的生存困境,竟会在一个名叫“洼狸”的小镇上,反映得这样充分,这么撼动人的灵魂。

    雷达(著名评论家、原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
    《古船》艺术天空的惊雷闪电、霹雳狂飚,其实深刻反映了作家主体剧烈的变动和紧张的钻探,清楚不过地表明了《古船》的价值定向——忏悔与超升——人的、民族的!它与那种“全方位”、“全景观”的史诗显然不同,我宁愿把它称为“心灵史诗”。因而,它不是人情风俗史,政治斗争史,而是“民族心史”。

    葛浩文(Howard Goldblatt 美国著名汉学家):
    张炜是中国当代创作最丰、最受推崇的作家之一。《古船》开始创作时年仅28岁,无论在内容、风格还是历史视角方面,都称得上突破之作。张炜创造了中国小说的一座里程碑、一部对一切人类进行言说的作品。在西方,张炜一直是个谜一样的人物。

     

     

    刘再复(著名学者、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所原所长):
    《古船》提供了我国现代小说中少有的别一种思路,别一种内涵。这种思路与内涵的意义在哪里?当我领悟得愈来愈深的时候,我的内心隐隐地产生了激动,甚至惊讶一个才刚满三十岁的年轻作家,竟会展开这种独特的思维,他的人间爱竟会这么深沉?中国人民的精神悲剧,人类的生存困境,竟会在一个名叫“洼狸”的小镇上,反映得这样充分,这么撼动人的灵魂。
    雷达(著名评论家、原中国作协创研部主任):
    《古船》艺术天空的惊雷闪电、霹雳狂飚,其实深刻反映了作家主体剧烈的变动和紧张的钻探,清楚不过地表明了《古船》的价值定向——忏悔与超升——人的、民族的!它与那种“全方位”、“全景观”的史诗显然不同,我宁愿把它称为“心灵史诗”。因而,它不是人情风俗史,政治斗争史,而是“民族心史”。
    葛浩文(Howard Goldblatt 美国著名汉学家):
    张炜是中国当代创作最丰、最受推崇的作家之一。《古船》开始创作时年仅28岁,无论在内容、风格还是历史视角方面,都称得上突破之作。张炜创造了中国小说的一座里程碑、一部对一切人类进行言说的作品。在西方,张炜一直是个谜一样的人物。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 
    第六章 
    第七章 
    第八章 
    第九章 
    第十章 
    第十一章 
    第十二章 
    第十三章 
    第十四章 
    第十五章 
    第十六章 
    第十七章 
    第十八章 
    第十九章 
    第二十章 
    第二十一章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四章 
    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六章 
    第二十七章 
    附录:在《古船》研讨会上的发言 
    后记

     

    序言

    后记

    时间流动消逝的速度总比人原来预想的要快许多。好像只是前不久才写完了《古船》,而关于它的那些热烈争论,也像是刚刚消停。
    可惜一晃就是十年,那一切的确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一个人的旺盛写作期,到底有多少个“十年”呢?
    今天再来回顾《古船》一书的写作、关于它的争执,已无太多必要。因为该说的都在这部书的两个发言记录、在一次答记者问和一篇海外版后记中说过了。余在今天的,仅是一些怀念和感慨。
    至今仍有人直率而热情地告诉我:在我的所有作品中,他最喜欢的还是《古船》。这等于说,依照他的尺度,至少是在这十年里我没有写出过比《古船》更能打动他的东西。这种结论对我来说是悲是喜?是该忧虑恐惧还是欣悦笃定?大概都有一点。这新的十年里我写下了不止一部长篇和十几部中篇,出版了许多本短篇小说集和散文文论集。这其中甚至包括了获得国内一个重要文学奖项、被许多人激赏过的长篇小说《九月寓言》。
    但是这十年中,我何曾像写《古船》时,生命中拥有过那许多许多……
    我在自我总结时也会认为,自己这十年来的写作尚为努力,几乎是全力以赴的、自谦自信和永不满足的。我不敢荒废光阴,不曾停止学习,更没有沾沾自喜;我一直把创作当成心灵的至高要求,同时又化为不间断的劳作。我的思悟变得较前深阔,技艺变得较前成熟,视野也变得较前展放,情感也愈加成熟……除此而外,我还未敢丧失专注的目光。我想让生命的具体和连续,留下其色泽与声音——它们会是渐变的、不同的。但问题是它们之间尚可以比较。
    我于是自问:十年中,有写作《古船》时那样紧绷的心弦、青春的洁净、执拗的勇力、奔涌的热情吗?
    如果它们哪怕是稍稍减弱了一点点,那么任何其他的优长都难以给予补偿和成全了。它们在潜隐、凸显、交织、催发,并化为巨大的内在张力,影响生命一般的写作。
    作品的质地不同。这种质地决定它命运中的一切,最终决定着。
    于是,正如我以前所说过的,尽管《古船》必然地保留了那个年纪的艺术和思想的残缺,但崐崐却被更为重要的东西所弥补和援助了。
    我今天有理由认为,《古船》是我对青春的礼赞和纪念。
    回头再看它引发的所有责难、非难,莫名其妙的攻讦,也都是非常正常和可以理解的了。如果没有这些,倒是一件憾事。对应真正的礼赞和纪念的,必有其他。
    在越来越变得职业化的“文学界”内,也许我的结论不会被更多的人所理解。但永恒的时间和川流不息的读者会理解。这正不断地给予证明。时下一个写作者遇到了更为沉重的压迫:世俗的竞争、文化消费品的包围。他们不得不在写作中寻找组合的诀窍、操作的特技,以及种种被认可的快意……因为舍此便难以“生存”。所以在此刻再谈论所谓的“生命的投入”、“青春的激情”,不仅远离时尚,而且有点“奢侈”。
    好像以生命相抵的文学只属于没有生存之忧的人;只属于既得的成功者。而仍旧在拚争和进取者,已经不必择路了,因为出路只有一条:跟随潮流,走入职业。作品不需要作者的感动,“感动”只不过在是一种设计,是套路之中的一环而已……
    可叹的、具有残酷意味的是,文学的历史与心灵的历史是吻合的。它会毫不留情地否决一切乖巧和苟且。它会给写作者一个完全相反的、无情的回答。
    因此我才那么感谢围绕《古船》,时间和读者所给予我的全部恩惠。它使我更加坚定一种选择、一种信念。它使我珍惜那些往往被一个作者所忽略了的东西。我会倍加珍惜的。
    不久前的一个下午,秋天寂寥的枝叶在微风中轻轻自语,我又走到了南郊的山上。在灌木丛中,我不由自主地寻找着撰写《古船》时住过的那间破败小屋——我希望它还存在。是的,它还在那儿。只不过这个喧哗而空洞的秋天,它看上去显得比往日更小、更破旧也更寒冷。
    我在它的面前久久站立。后来我从窗缝往里探望。里面黑洞洞,什么也看不见。显然它完全被废弃,变为了山中的一个多余。只有我心里知道它曾使我得以安宁,曾极大地帮助了我。秋叶纷纷落下,落在我的头上、肩上。从这儿往前,再继续走,就可以出山。我记得那也是一个深秋,我锁上这间小屋,一直走到了东部半岛。当时《古船》单行本刚刚出版不久。
    记得《古船》发表的当月,在济南南郊宾馆由几家报刊的文学单位联合召开了讨论会。在那个会上,我不像后来那么冷静。我说得比较多,反驳时比较动情。那次发言根据录音整理出来,但未在刊物上发表,只收入了一个文论单行本,后来《古船》再版时又收作附录。
    北京的《古船》讨论会发言比济南的简短,但也比如今见到的记录整理稿长得多。这篇短短的记录稿后来不止一次被报刊引用。
    “关于《古船》答记者问”是比较晚的了。它是一个杂志发表《时代风云与古船沉浮》时,记者的一次专门采访。这份杂志差不多拿出了一个专号的版面刊出了一部长长的文稿,并配有多幅照片,主要是在大学内发行。因为时间过去了许久,很多问题也就可以畅谈了,所以我在那次采访时较少顾忌和回避。
    繁体字版的后记写得短小,因为它离国内单行本的出版时间太近,许多当时应说的话已说完。那篇小文中,我写出了自己对一些陌生读者的期望——当时我完全没有信心也没有把握,不太相信一些与我们大陆有完全不同经历和心情的海外读者,会受到此书的感动。
    结果令人欣慰,他们同样地感动。两三年内,海外就出了不同的版本,并多次再版和连载。可见我们有差不多的血脉在连结。
    我在“文学周”期间与山东大学和山东师范大学的对话录,发表时间与《古船》的出版间隔了七八年;而且《古船》在山东方面的首发式,也在济南的大学区举行。从时间的延续中、我的文字的变化中,正可互为印证和说明。
    我自认为创作是自然和必然的延长,我并无质的改变,更没有随着世俗的要求而背离什么。昨天是今天的根据,今天也会是昨天的证明。
    叙事性作品与“言论”的关系,绝不像有人认为的那么对立和不同。它们仅有的一点不同只是形式上的。它们血源既同,其余即可不计。
    我相信鲁迅先生的话:从血管里流出来的都是血。
    我们要求自己、也要求别人像流血般地写作,这是过分的苛求吗?
    是苟求,也是一种基本的要求。
    我不认为作家应该或必须是一位“小说家”——这个近乎常识的理解在今天却被越来越多的文学人士混淆了。他们自觉不自觉地将作家“等同于”小说家。这种混淆是非常不幸的。
    “小说家”可以用通俗的、叙事的形式来传递心灵的那一份爱,来播撒心灵的声音;也可以仅仅讲一些合口入耳的故事。
    而作家就不同了。人们有理由要求作家综合出更多、更新的东西。所以作家是人类的发声器官,他发声,他才有美,有真,有力量,有不绝的继承。
    他们善意地要求我好好作一个“小说家”,是我所不能听从的。我这儿,永远也不会将叙事作品看得一定高于其他形式的作品。因为我只尊崇人的劳动、人的灵魂。
    对于一个人而言,文学绝不仅仅是被艺术化了的文字组合。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真正的作家才能提笔写出属于他自己的第一行叙事作品……
     

    后记

    时间流动消逝的速度总比人原来预想的要快许多。好像只是前不久才写完了《古船》,而关于它的那些热烈争论,也像是刚刚消停。
    可惜一晃就是十年,那一切的确是十年前的事情了。
    一个人的旺盛写作期,到底有多少个“十年”呢?
    今天再来回顾《古船》一书的写作、关于它的争执,已无太多必要。因为该说的都在这部书的两个发言记录、在一次答记者问和一篇海外版后记中说过了。余在今天的,仅是一些怀念和感慨。
    至今仍有人直率而热情地告诉我:在我的所有作品中,他最喜欢的还是《古船》。这等于说,依照他的尺度,至少是在这十年里我没有写出过比《古船》更能打动他的东西。这种结论对我来说是悲是喜?是该忧虑恐惧还是欣悦笃定?大概都有一点。这新的十年里我写下了不止一部长篇和十几部中篇,出版了许多本短篇小说集和散文文论集。这其中甚至包括了获得国内一个重要文学奖项、被许多人激赏过的长篇小说《九月寓言》。
    但是这十年中,我何曾像写《古船》时,生命中拥有过那许多许多……
    我在自我总结时也会认为,自己这十年来的写作尚为努力,几乎是全力以赴的、自谦自信和永不满足的。我不敢荒废光阴,不曾停止学习,更没有沾沾自喜;我一直把创作当成心灵的至高要求,同时又化为不间断的劳作。我的思悟变得较前深阔,技艺变得较前成熟,视野也变得较前展放,情感也愈加成熟……除此而外,我还未敢丧失专注的目光。我想让生命的具体和连续,留下其色泽与声音——它们会是渐变的、不同的。但问题是它们之间尚可以比较。
    我于是自问:十年中,有写作《古船》时那样紧绷的心弦、青春的洁净、执拗的勇力、奔涌的热情吗?
    如果它们哪怕是稍稍减弱了一点点,那么任何其他的优长都难以给予补偿和成全了。它们在潜隐、凸显、交织、催发,并化为巨大的内在张力,影响生命一般的写作。
    作品的质地不同。这种质地决定它命运中的一切,最终决定着。
    于是,正如我以前所说过的,尽管《古船》必然地保留了那个年纪的艺术和思想的残缺,但崐崐却被更为重要的东西所弥补和援助了。
    我今天有理由认为,《古船》是我对青春的礼赞和纪念。
    回头再看它引发的所有责难、非难,莫名其妙的攻讦,也都是非常正常和可以理解的了。如果没有这些,倒是一件憾事。对应真正的礼赞和纪念的,必有其他。
    在越来越变得职业化的“文学界”内,也许我的结论不会被更多的人所理解。但永恒的时间和川流不息的读者会理解。这正不断地给予证明。时下一个写作者遇到了更为沉重的压迫:世俗的竞争、文化消费品的包围。他们不得不在写作中寻找组合的诀窍、操作的特技,以及种种被认可的快意……因为舍此便难以“生存”。所以在此刻再谈论所谓的“生命的投入”、“青春的激情”,不仅远离时尚,而且有点“奢侈”。
    好像以生命相抵的文学只属于没有生存之忧的人;只属于既得的成功者。而仍旧在拚争和进取者,已经不必择路了,因为出路只有一条:跟随潮流,走入职业。作品不需要作者的感动,“感动”只不过在是一种设计,是套路之中的一环而已……
    可叹的、具有残酷意味的是,文学的历史与心灵的历史是吻合的。它会毫不留情地否决一切乖巧和苟且。它会给写作者一个完全相反的、无情的回答。
    因此我才那么感谢围绕《古船》,时间和读者所给予我的全部恩惠。它使我更加坚定一种选择、一种信念。它使我珍惜那些往往被一个作者所忽略了的东西。我会倍加珍惜的。
    不久前的一个下午,秋天寂寥的枝叶在微风中轻轻自语,我又走到了南郊的山上。在灌木丛中,我不由自主地寻找着撰写《古船》时住过的那间破败小屋——我希望它还存在。是的,它还在那儿。只不过这个喧哗而空洞的秋天,它看上去显得比往日更小、更破旧也更寒冷。
    我在它的面前久久站立。后来我从窗缝往里探望。里面黑洞洞,什么也看不见。显然它完全被废弃,变为了山中的一个多余。只有我心里知道它曾使我得以安宁,曾极大地帮助了我。秋叶纷纷落下,落在我的头上、肩上。从这儿往前,再继续走,就可以出山。我记得那也是一个深秋,我锁上这间小屋,一直走到了东部半岛。当时《古船》单行本刚刚出版不久。
    记得《古船》发表的当月,在济南南郊宾馆由几家报刊的文学单位联合召开了讨论会。在那个会上,我不像后来那么冷静。我说得比较多,反驳时比较动情。那次发言根据录音整理出来,但未在刊物上发表,只收入了一个文论单行本,后来《古船》再版时又收作附录。
    北京的《古船》讨论会发言比济南的简短,但也比如今见到的记录整理稿长得多。这篇短短的记录稿后来不止一次被报刊引用。
    “关于《古船》答记者问”是比较晚的了。它是一个杂志发表《时代风云与古船沉浮》时,记者的一次专门采访。这份杂志差不多拿出了一个专号的版面刊出了一部长长的文稿,并配有多幅照片,主要是在大学内发行。因为时间过去了许久,很多问题也就可以畅谈了,所以我在那次采访时较少顾忌和回避。
    繁体字版的后记写得短小,因为它离国内单行本的出版时间太近,许多当时应说的话已说完。那篇小文中,我写出了自己对一些陌生读者的期望——当时我完全没有信心也没有把握,不太相信一些与我们大陆有完全不同经历和心情的海外读者,会受到此书的感动。
    结果令人欣慰,他们同样地感动。两三年内,海外就出了不同的版本,并多次再版和连载。可见我们有差不多的血脉在连结。
    我在“文学周”期间与山东大学和山东师范大学的对话录,发表时间与《古船》的出版间隔了七八年;而且《古船》在山东方面的首发式,也在济南的大学区举行。从时间的延续中、我的文字的变化中,正可互为印证和说明。
    我自认为创作是自然和必然的延长,我并无质的改变,更没有随着世俗的要求而背离什么。昨天是今天的根据,今天也会是昨天的证明。
    叙事性作品与“言论”的关系,绝不像有人认为的那么对立和不同。它们仅有的一点不同只是形式上的。它们血源既同,其余即可不计。
    我相信鲁迅先生的话:从血管里流出来的都是血。
    我们要求自己、也要求别人像流血般地写作,这是过分的苛求吗?
    是苟求,也是一种基本的要求。
    我不认为作家应该或必须是一位“小说家”——这个近乎常识的理解在今天却被越来越多的文学人士混淆了。他们自觉不自觉地将作家“等同于”小说家。这种混淆是非常不幸的。
    “小说家”可以用通俗的、叙事的形式来传递心灵的那一份爱,来播撒心灵的声音;也可以仅仅讲一些合口入耳的故事。
    而作家就不同了。人们有理由要求作家综合出更多、更新的东西。所以作家是人类的发声器官,他发声,他才有美,有真,有力量,有不绝的继承。
    他们善意地要求我好好作一个“小说家”,是我所不能听从的。我这儿,永远也不会将叙事作品看得一定高于其他形式的作品。因为我只尊崇人的劳动、人的灵魂。
    对于一个人而言,文学绝不仅仅是被艺术化了的文字组合。正是基于这样的理解,真正的作家才能提笔写出属于他自己的第一行叙事作品……
    1995年11月8日

     

    我们的土地上有过许多伟大的城墙。它们差不多和我们的历史一样古老。高筑墙,广积粮,被认为是上上之策。于是在黝黑的泥土上,在贫瘠的山岭上,就有了那么多崇高连绵的东西。每座城下都流过血,滋润出一簇簇青草。庄严的齐国长城西接济水,东临大海,曾把整个山东半岛横切为南北两半。像很多城墙一样,齐长城如今也毁掉了。《括地志》上记:“(齐)长城西北起济州平阴县,缘河历太山北岗上,经济州、淄州,即西南兖州博城县北,东至密州琊台入海。”沿着它指引的方向去寻找古城的踪迹吧,总还能够看到几处遗址。临淄故城就是齐都,从公元前九世纪中叶齐献公由薄姑迁入,直到公元前二百二十一年秦始皇灭齐,历经了六百三十多年。而秦汉时又完全沿用了齐故城,直到魏晋。齐国古城在一千多年的旷远历史中竟然一直不朽。芦青河发源于古阳山。古阳山地带也有一截城垣,是否属于齐长城就很难考了。有人在这一带多次勘查,结果不得而知。后来他们又沿河水北上四百里,来到中下游一座叫“洼狸”的重镇。那儿最触目的竟然还是一道城墙:整个大镇被一道很宽很矮的土墙围起来。墙基露着三合土,城是方的;拐角处陡然高大起来,并有包砖。砖的颜色已经像铁,最上一层的城垛还很完整。勘查者抚摸着砖石,仰视城垛,久久不愿离去。也就是这次北上,他们发现了一处极为重要的古都遗址:东莱子故城。遗址离洼狸镇很近,那儿有一座高大的“土堆”——仅存的一截夯土城垣。令人哭笑不得的是镇上人已经用它烧了几辈子砖窑。砖窑自然马上被废止,并立起一块石碑,上面刻了金字,说明这个土堆是东莱子国的故城墙,属重点保护文物等等。洼狸镇的损失是显而易见的,但他们却从此知道自己的镇子曾坐落在东莱子国的都城里。事情再明白不过,大家都在“东莱子国”里过生活了。稍微展开一下想象,就依稀可见那在阳光下闪亮的甲胄,听到战马的嘶鸣。不过兴奋之余也多少有些遗憾:似乎古都城墙不该是那个“土堆子”,而活活就该是这镇子的高大城墙。 
    铁色的砖墙城垛的确也显示了洼狸镇当年的辉煌。芦青河道如今又浅又窄,而过去却是波澜壮阔的。那阶梯形的老河道就记叙了一条大河步步消退的历史。镇子上至今有一个废弃的码头,它隐约证明着桅樯如林的昔日风光。当时这里是来往航船必停的地方,船舶在此养精蓄锐,再开始新的远航。镇上有一处老庙,每年都有盛大的庙会。驶船人漂荡在大海上,也许最爱回想的就是庙会上熙熙攘攘的场景。老河道边上还有一处处陈旧的建筑,散散地矗在那儿,活像一些破败的古堡。在阴郁的天空下,河水缓缓流去,“古堡”沉默着。一眼望去,这些“古堡”在河岸一溜儿排开,愈来愈小,最远处的几乎要看不见了。可是河风渐渐会送来一种声音:呜隆、呜隆……越来越响,越清晰,原来就是从那些“古堡”里发出来的。它们原来有声音,有生命。但迎着“古堡”走过去,可以见到它们大多都塌了顶,入口也堵塞了。不过总还有一两个、两三个“活着”,如果走进去,就会让人大吃一惊:一个个巨大的石磨在“古堡”中间不慌不忙地转动,耐心地磨着时光。两头老牛拉着巨磨,在没有开端也没有终点的路上缓缓行走。牛蹄踏不到的地方,长满了绿苔。一个老人端坐在一旁的方凳上,看着老磨,一会儿起身往磨眼里倒一木勺浸湿的绿豆。这原来是一处处老磨屋。那呜隆呜隆的声音更像远处滚动的雷鸣。河岸上有多少老磨屋,洼狸镇上就有过多少粉丝作坊。这里曾是粉丝最著名的产地,到了本世纪初,河边已经出现了规模宏大的粉丝工厂,“白龙”牌粉丝驰名世界。宽宽的河面上船帆不绝,半夜里还有号子声、吱扭吱扭的橹桨声。这其中有很多船是为粉丝工厂运送绿豆和煤炭,运走粉丝的。而今的河岸上还剩下几个老磨在转动,镇子上就剩下了几个粉丝作坊。令人不解的是那些破败的老磨屋为什么在漫漫的岁月中一直矗立着?它们在暮色里与残破的城墙遥遥相对,似乎在期待着什么,又似乎在诉说着什么?

    《古船》初版于1986年,张炜时年30岁。这部长篇小说震撼了当时文坛,也引发了巨大争议。但随着时代进步,它当年被质疑的部分,于今却倍受珍视,因为它的深邃和尖锐,它所处的思想高度,正代表了张炜的卓然不群,如钻石般熠熠放光。
    一个苦难的镇子。它四五十年间的历史悲惨而荒诞,一场场政治运动煽动着人与人之间的仇恨,激发着人性中丑恶、残暴、愚昧的一面,人心之毒过于蛇蝎。而受尽侮辱和摧残的人却沉默着,唯在不停地反躬自问:这一切是为什么?我们是否真的有罪?
    小说人物众多而无一不鲜活饱满,古老汉文化斑斓、浓稠的混杂质地,分现在不同人物身上,就像丛林,树种不同,材质各异。充满细节又具高度概括力的叙述,牢牢地攫住人心,读来惊心动魄。
    本书先后入选国内“百年百部优秀中国文学图书”和海外“华文百年百强小说”,是20世纪中国文学最重要的作品之一。

    张炜,1956年11月出生于山东省龙口市,原籍栖霞县。1975年发表诗,1980年发表小说。山东省作家协会主席、专业作家。发表作品一千三百余万字,被译成英、日、法、韩、德等多种文字。在国内及海外出版《张炜文集》等单行本三百多部,获奖六十余次。
    主要作品有长篇小说《古船》《九月寓言》《外省书》《柏慧》《能不忆蜀葵》《丑行或浪漫》《刺猬歌》及《你在高原》等;散文《融入野地》《夜思》《芳心似火》;文论《精神的背景》《当代文学的精神走向》《午夜来獾》等。
    1999年《古船》分别被两岸三地评为“世界华语小说百年百强”和“百年百种优秀中国文学图书”,《九月寓言》与作者分别被评为“九十年代最具影响力十作家十作品”。《声音》《一潭清水》《九月寓言》《外省书》《能不忆蜀葵》《鱼的故事》《丑行或浪漫》等作品分别在海内外获得全国优秀小说奖、庄重文文学奖、金石堂选票最受读者欢迎图书奖、畅销书奖等多种奖项。
    《你在高原》获得华语传媒年度杰出作家奖、鄂尔多斯奖、出版人年度作者奖、中国作家出版集团特等奖、第八届茅盾文学奖等十余奖项。

    大家印象:
    • 质量不错
    • 态度不错
    • 决战双II
    • 最后9天
    • 物流较快
    • 仅限今天

    内蒙古兴安盟 ID304228 :
       本来有点担心,不过去验证了,古船 张炜著 你在高原 九月寓言作者 世界华语小说百年百强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文学畅销书籍 长篇小说 作家出版社旗舰店是行货,是个好卖家、
    评论时间:2019年12月14日

    河南驻马店 ID694835 :
       古船 张炜著 你在高原 九月寓言作者 世界华语小说百年百强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文学畅销书籍 长篇小说 作家出版社旗舰店质量很好,非常不错!
    评论时间:2019年12月14日

    青海玉树 ID451832 :
       换的古船 张炜著 你在高原 九月寓言作者 世界华语小说百年百强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文学畅销书籍 长篇小说 作家出版社旗舰店已收到,麻烦老板了,非常感谢!
    评论时间:2019年12月14日

    福建宁德 ID277045 :
    真的太划算便宜啦,这个价格能买到古船 张炜著 你在高原 九月寓言作者 世界华语小说百年百强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文学畅销书籍 长篇小说 作家出版社旗舰店,这么好的宝贝真的是物有所值,与卖家描述的完全一致 
    评论时间:2019年12月14日

    河北保定 ID441599 :
       东西很满意 速度很快 有机会我还会再来的 呵呵 合作愉快哦
    评论时间:2019年12月14日

    广西桂林 ID504035 :
    很喜欢,不错不错,还送了礼物,古船 张炜著 你在高原 九月寓言作者 世界华语小说百年百强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文学畅销书籍 长篇小说 作家出版社旗舰店比我想象的好看 
    评论时间:2019年12月14日

    广西梧州 ID842139 :
    合适,样子喜欢,购买方便, 古船 张炜著 你在高原 九月寓言作者 世界华语小说百年百强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文学畅销书籍 长篇小说 作家出版社旗舰店包装很好,包装的设计巧妙 
    评论时间:2019年12月14日

    江苏连云港 ID494771 :
       好看,穿起来也舒服
    评论时间:2019年12月14日

    湖南郴州 ID466162 :
    帮朋友买的,她说 古船 张炜著 你在高原 九月寓言作者 世界华语小说百年百强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文学畅销书籍 长篇小说 作家出版社旗舰店很好很好! 
    评论时间:2019年12月14日

    甘肃兰州 ID492630 :
    谢谢店家送的礼物,祝老板生意兴隆! 
    评论时间:2019年12月14日

    江苏常州 ID649682 :
    这个价位能买到这么高大上的东西,真的太开心了,本来多买点,想想还是不要那么冲动了 
    评论时间:2019年12月14日

    河南郑州 ID922952 :
       店铺确实很不错,收藏了~
    评论时间:2019年12月14日

    湖南益阳 ID974360 :
    评价方未及时做出评价,系统默认古船 张炜著 你在高原 九月寓言作者 世界华语小说百年百强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文学畅销书籍 长篇小说 作家出版社旗舰店好评! 
    评论时间:2019年12月14日

    青海海南 ID223278 :
    哈哈,很喜欢,以后看到好看的古船 张炜著 你在高原 九月寓言作者 世界华语小说百年百强 茅盾文学奖获得者 文学畅销书籍 长篇小说 作家出版社旗舰店再进点吧   
    评论时间:2019年12月14日

    湖南湘西 ID241283 :
       发货超快,只是我不在,没能及时签收。赞,赞
    评论时间:2019年12月14日